快捷搜索:

夭夭结神缘scope ^第6章^ 最新更新:2019-09-09 20:

  

夭夭结神缘scope ^第6章^ 最新更新:2019-09-09 20:

夭夭结神缘scope ^第6章^ 最新更新:2019-09-09 20:

  猎妖师握紧长棍,置于胸前,一圈圈金色的光晕从长棍中晕染开,将猎妖师整个包裹起来。但随着朔风的逼近,金色的光晕毫无阻拦得被击退。老猎妖师抬头,朔风的眼中,只有森冷的杀气。猎妖师原本想着让树丛中埋伏的人吸引朔风的注意,自己好脱身。谁料屋里的魅姬竟然一人便挡住了百余支箭。 箭雨骤降,朝着夭夭他们躲避的房间而去。此时,朔风正和猎妖师缠斗,显然没空拦下箭雨。夭夭吓得本能得捂住了双眼。而箭雨,并没有像预想那般穿透众人的身体。夭夭放开捂住眼睛的手,却看见众人周围舞动着一圈红色的绸缎。那绸缎看似柔软无力,却生生将箭雨挡落在地。 雨,渐渐停下,屋顶上的水,还是没完没了的顺着屋檐而下,滴滴答答包裹着整个农舍。雨后的空气,湿润而且夹带着乡间泥土特有的腥气。朔风保持着警惕的姿势,站在窗口一动不动。若不是不断从屋檐滑落的雨水,甚至让人怀疑这农舍的画面是否被定格在了这一瞬间。 “能把妖气掩盖得这么好,看来你修为不浅啊……”那老人张口道,而后从背后抽出一根黑色的长棍。那乌黑的铁棍看着没什么特别,只是铁棍上刻着些古朴的纹饰。老人将铁棍至于胸前,闭眼默念些什么后,铁棍上的纹饰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。 而后,院子的大门,被推开,门外一农夫打扮的老汉,双手背于身后,佝偻着身躯,缓缓走进农舍。老汉看起来和村落中的老头儿几乎没差,只是,老汉一路走来,脚下的草鞋竟然半点未湿。老汉每走一步,脚下的水潭平静,并未被激起半点水花。 此时挡在众人前方的魅姬,整双手捏决,催动着周围的绸缎将三人紧紧围住。魅姬轻笑道:“我魅姬天资不佳,从小就只爱舞弄这些绸缎。曾经朔风他们老嘲笑我空有花架子,今日为娘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。绸缎的攻击力是差了点,但防御力却是世间少有。” 老猎妖师一口鲜血喷再了长棍之上,长棍上的金光更盛,可老猎妖师的脸色更枯黄了几分。只是片刻的停顿,朔风的长剑依旧一点点突破猎妖师的防线。剑气,甚至开始一点点撕裂猎妖师裸露在外的皮肤。威压甚至让他无法直视朔风的双眼。 窗外根根铁箭以肉眼难以捕捉到的速度,朝着农舍飞来。可箭雨还未进入农舍的院落,便被朔风挥出的竹条根根击落。铁箭和竹子尽数跌落进水潭,溅起浑浊的泥水。铁箭箭头锐利,还泛着森森冷光,可箭身却尽数弯折。而躺在地上的竹条,却都是完好无损。竹条的周身甚至被一股淡淡的绿色气息包裹,那股气息久久不散。 “你以妖血祭器,用妖丹延长自己的寿命……区区凡人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承受的起。”说话间,朔风左手缓缓划过自己的眼前,虚空中出现一把墨黑的长剑。剑身上的纹饰,和老人铁棍上的纹饰很相似。那是妖族特有的符文,也不知眼前这位年迈的猎妖师从哪学来了妖族的符文。符文必须用妖血书写,那猎妖师手中长棍上附着的妖气混杂,恐怕是杀了不少妖。 “铮——”一阵兵器划破空气的声响,突然朝着农舍袭来。闭着双眼站在窗口的朔风,也猛地睁开双眼,双手一挥,身旁原本杂乱堆砌在地上的竹子尽数浮动起来。一根根有序得朝着窗外飞去。朔风站在窗口,双手随后置于身后,平静得望着窗外。 朔叶一进房间,就发现天启房间内的三人,也是一副警惕的神色。魅姬已经将夭夭和天启护在了自己身后,见朔叶进屋,魅姬也示意朔叶站到后面。无创意不心意为Ta定制一份“衫”情的礼品,朔叶没有迟疑,拿着砍刀站在魅姬的身后,将床榻上个的夭夭和天启紧紧护住。夭夭透过朔叶的肩膀望着窗外的院子,一切安详如初,并没有任何危险的迹象……但从魅姬的神态,夭夭知道这次是惹上什么烦了…… 猎妖师看到朔风祭出武器,眼神闪烁片刻,心中暗叹,这妖怪看来修行不浅……原本以为躲在这种荒郊野外的散妖,应该会好对付,没想到今天是碰上钉子了。老人本能得后退一步,手中的长棍也握得没有之前稳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称重模块 pk10首页 欢乐生肖预测 北京快三 1分钟赛车走势图 飞艇稳定计划 幸运飞艇计划app苹果 彩票高赔率好平台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 伯乐彩票